<form id="dphtl"><form id="dphtl"><nobr id="dphtl"></nobr></form></form>

    <form id="dphtl"></form>

    <address id="dphtl"></address>

    X
    熱門關注
    所在位置:首頁 > 廉韻清風 > 先鋒人物 > 正文

    石惟正:最美的人生華章

    石惟正

    音樂教育家、聲樂理論家。1940年生于天津,曾任天津音樂學院院長。出版聲樂專著《聲樂教學法》《晨聲69聲字節結合練聲曲》《聲樂學基礎》。

    印 象

    選擇聲樂藝術 一生無怨無悔

    時光倒流到上世紀六七十年代,天津的廣播電臺、電視臺,以及工廠、農村、學校的大喇叭經常播放《大路歌》《伏爾加船夫曲》《跳蚤之歌》《老司機》等歌曲,演唱者就是男中音歌唱家石惟正。近日,他做客天津電視臺《最美文化人》節目,講述了自己的音樂人生和愛情故事。

    石惟正年少時曾在耀華小學、實驗小學、天津一中就讀,以優異成績考入天津音樂學院。畢業后他留校任教,曾前往世界多個國家進行講學和演唱,積累了大量教學和舞臺經驗。

    他對聲樂藝術,特別是聲樂教育有著深入的研究和獨到的見解。他撰寫的專著《聲樂教學法》《晨聲69聲字節結合練聲曲》《聲樂學基礎》都是填補聲樂領域學術空白的專著。他提出的“聲樂演唱中的變與不變”“演唱中情感的先現與延留”“尋找歌曲中的轉折點、高潮點和靜點”等音樂理論,是他一生實踐思考的精髓。他培養了許多優秀的畢業生,很多人已成為教學或演出單位的骨干,將他的聲樂理念代代相傳,灑下一片燦爛的桃李春光。

    2021年5月,年逾八旬的石惟正為天津市老年人大學的學員帶去了一場“學黨史唱紅歌”主題講座。用紅歌貫穿歷史,講解了“五四運動”“共產黨成立”“紅軍長征”“抗日戰爭”“解放戰爭”“新中國建設”六個歷史時期近60首革命歌曲,邊唱邊詮釋了中國共產黨的奮斗歷程和光輝業績。

    石惟正的人生也是一曲優美的二重奏。他的妻子陳蓉蓉是印尼華僑、著名女中音歌唱家。他們音律相通,相濡以沫,相伴走過了幸??鞓返穆L歲月。雖然陳蓉蓉已經去世十幾年,但在石惟正心里,她那優美的歌聲從未終止過。

    只有懂得生活的人才能唱出最美的旋律。學有所成,研有所著,教有所果,這是石惟正身體力行的音樂華章。所謂一世風華,傾注于一座校園;一生心血,只為聲樂事業。這位出色的歌者、學者和教育家心無旁騖地愛著聲樂,聲樂藝術就是他一生無悔的選擇,他為天津的聲樂事業作出了卓越貢獻。

    聲樂藝術涉及很多學科 一個人一輩子也學不完

    記者:當年您為什么會選擇走上音樂之路,是受家庭影響嗎?

    石惟正:我的父親母親都是中國銀行的職工,屬于金融界。他們并沒想過讓我成為一個什么樣的人,沒有為我規劃人生,也沒有近水樓臺先得月、龍生龍鳳生鳳的觀念,沒想讓我子承父業。他們就是想讓我成為一個對社會有貢獻的好人。我喜歡音樂,他們說,你喜歡什么就去做,我們都支持。

    記者:您1958年就在天津音樂學院任教,至今已經64年了。研究聲樂、學習聲樂的人都覺得您很親切,從您開始音樂教學以來,包括中央歌劇院的林金元、劉月明,天津音樂學院聲樂系原主任楊海燕都是您的學生,可謂桃李滿天下。有沒有統計過自己教過多少學生?

    石惟正:因為我們這個行業是一對一的教學,這一節課就是我對著一個學生,不會是一個老師站在那兒上大班課,下邊坐著上百名學生。我說不出來準確數字,但至少有一百多人了。我的學生們幫我過80歲生日的時候,我跟他們說:“你們是我親自教的學生,在課堂上一節一節上課,你們唱對了我高興,唱錯了我煩惱,有時我還會發火。我的聲樂理念,我的聲樂審美,我的聲樂技巧影響了你們。比如我教學認真,我對學生負責,你們對你們的學生也負責,這是什么?這是學術傳統,也是學術血統,因此咱們大家是有血緣關系的,你們也是我的親人。

    記者:您從教師到教授再到院長,一生都沒有離開聲樂研究、聲樂教學,您對聲樂藝術有哪些獨到的理解和認知?

    石惟正:聲樂藝術本身是音樂藝術與文學藝術的近距離結合。文學與音樂的結合有三個層次:一是遠距離結合,本來有一個文學故事,以這個故事為背景,創作了一段交響樂;二是中距離結合,也就是配樂朗誦;當聲樂的每一個音符、每一個小節都與歌詞緊密配合起來,水乳交融的時候,就達到了近距離結合。我終生從事聲樂事業,是絕對無悔的,我覺得聲樂藝術涉及好多學科,要學很多東西,一個人一輩子也學不完,學無止境。即使我現在八十多歲了,我覺得我還有好多東西沒掌握。

    理解歌曲的味道和感情 唱出來才能感動觀眾

    記者:怎么才能把一首歌唱好?能否分享一下您的心得?

    石惟正:我教學的時候,并不是單方面教給學生這一句該怎么處理,那一句該怎么唱。我經常說要授人以漁,我會告訴學生這首歌曲為什么這么寫,你要理解作者寫歌時的感情基礎,然后再去演繹。比如《多情的土地》,結尾有幾個重復的“我深深地愛著你,這片多情的土地,多情的土地,土地,土地……”如果按照譜面去演繹,空幾拍,停幾拍,就會感覺很直白,像白開水一樣沒有味道,沒有起伏跌宕的力量。這位作者寫這首歌曲時,非常眷戀自己的故土家鄉,一步一回頭地和故土告別。你想想,就是要把父母在車站送別兒女時的那種情感,通過你的演繹展現出來。所以,無論是深情的歌曲還是歡快的歌曲,你理解了歌曲的味道和感情,唱出來才能感動觀眾。哪里的聲音漸強?哪里的聲音漸弱?都要根據歌曲的感情基礎去表達。

    記者:聽您講完才覺得確實應該是這樣,以前真沒想過這個問題。

    石惟正:我對我的學生說,歌唱是從理論到實踐的過程。咬字要特別講究,每個字的字頭、字身、字尾都要分得非常清楚,字與字的連接也要非常清楚。甚至同一個字,在不同的歌曲里面,由于背景不同,感情不同,演唱者的演繹方式就完全不一樣。比如“水”這個字,在《清凌凌的水,藍瑩瑩的天》這首歌里,這是一首女聲歌曲,表現的是一個女孩子,那么她唱起這個“水”字,就應該非常清亮,咬字要非常干凈。再換一首歌,比如《江河水》里的“水”,那是一種很悲傷的感覺,唱的時候就應該感覺這個“水”都渾濁了,要表現出主人公那種痛苦的心情。所以同一個“水”字,發音方法差異會很大。這些雖然好像是細節,但決定一首歌演繹得是否成功,往往就在這些地方。

    記者:您曾經講到唱歌時情感的“先現和延留”,聽著有點高深,請您具體解釋一下。

    石惟正:這種表現方式在生活中時時有所體現,咱們平時說話就是這樣,表情與聲音的表達是一致的。心里有了意念,有了想法,先體現在面部表情上,然后才會說出來。說完了以后,這個表情會延留一段時間再慢慢消失,而不是語言結束,表情一下子就沒了。假如是突然進入、立即結束,就會讓別人覺得虛假,不真實,這是自然規律。這種情況就叫“先現和延留”。唱歌時也是一樣,你不可能張口就唱,要有技術準備,先吸氣──深呼吸──表情進入。感情線要包裹著聲音線,感情線長,中間是歌聲的線條,相對較短。先現的感情先出來,然后是歌聲,歌聲結束以后感情線一定要有延留。其實不僅是聲樂,包括朗誦,包括戲曲,很多藝術形式,“先現和延留”都是可以應用的。這是一種藝術理論。

    讓觀眾感受到 歌唱家的內心世界

    記者:您還提到過一首歌中的“靜點”尤其重要,可以化平庸為神奇,您怎么解讀這個概念?

    石惟正:靜點代表的是歌詞和音樂里最出神入化、最富于想象力的一個地方。靜點是回饋到內心的部分,音量要落下來一點,速度要稍微拉慢一點,在更安靜、更細膩的氛圍里,讓觀眾感受到歌唱家的內心世界。比如我唱《老司機》這首歌,譜子上并沒標明哪輕哪重,哪是靜點,要靠自己去理解、挖掘。當你進入想象的境界,自然而然就找到了靜點,此時就該把速度慢下來,把音色柔和下來,把觀眾也帶到這個想象的情節里面去,讓觀眾得到更大的滿足,然后再把音量放開,觀眾就沸騰了。靜點就是歌者內心的想象,通過這種處理,能讓觀眾感受到畫面感和情節。哪怕是一首普通的流行歌曲,你把它作為獨唱歌曲來唱,找出其中的三個點,可能就很有意義了,這個歌就活了。

    記者:具體到美聲唱法,有哪些關鍵點?

    石惟正:要想唱好美聲,首先要有一個很好的深呼吸的支撐,無論是什么樣的發音,胸腔里的呼吸要保持暢通,立而通。其次要注意變化,比如音的高度在變,不同音符的高低不同,音量的強弱在改變,歌詞在變,演唱者的情緒在歌里一點點發展。拿我來說,就不能一直用同一個口型唱歌,但現在很多唱美聲的人,口型都是一樣的。我覺得這樣唱是教條主義,是對外國人發明的美聲唱法的一種誤解。

    記者:可是很多外國歌唱家唱歌時就是張著嘴巴,口型不變。

    石惟正:你看三大男高音,帕瓦羅蒂的口型就是自如的,一臉大胡子,笑著唱,嘴巴該怎么動就怎么動,非常自如。你再看卡雷拉斯,他的口型總是一樣的。我認為單就這一點來說,帕瓦羅蒂更好。做到口腔自如,語言自如,表情自如,才是好的歌唱家。如果他不自如,說明他該改變的沒改變。有的美聲歌手,演唱的聲音雖然很響亮,但聽起來讓人覺得別扭。中國老百姓不愛聽美聲,就是因為你把美聲唱成那樣了,能愛聽嗎?

    石惟正自述 懷念妻子陳蓉蓉 想起她就倍感溫暖

    我的妻子陳蓉蓉已經去世12年了?,F在我自己彈琴時、在鋼琴旁邊工作時,仍常想起她在世的時候,會默默地給我遞上一杯茶,要是她覺得天有些涼,會給我披上一件衣服。但是現在這個人沒有了。

    陳蓉蓉生于印度尼西亞。1960年她19歲,父親把她送回祖國接受教育,在天津女六中念書,后來考入天津音樂學院。我們是同學,她比我低兩個年級。開始我們互有好感,就是借書、還書啊,還書時夾一張字條,慢慢地就走到了一起。但因為她是華僑,組織上不同意我們兩個談戀愛,我們只能分開。分開了一年多,兩個人還都很痛苦。我們的黨委書記特別有人情味兒,他就去外交部托熟人了解陳蓉蓉父母的情況。了解之后發現,我們的外交官還到過陳蓉蓉家里,她的父母都是進步華僑,是當地第一家掛上五星紅旗的華僑,他們熱愛祖國、忠于祖國!黨委書記就找我談話,同意我們倆繼續交往。

    上世紀80年代初,陳蓉蓉應邀隨東方歌舞團巡回演出,還錄制了好多唱片和磁帶,唱響了《星星索》《哎喲媽媽》《寶貝》等一系列印尼民歌。在太平洋影音公司錄制的專輯《劃船歌》推出后,人們一下子被她的歌聲吸引了,磁帶發行量超過200萬盒。她不僅給人們帶來了一股異國風情,更用她赤誠的心唱出了華僑兒女對祖國母親的摯愛心聲。

    我是正統美聲唱法,她卻沒有走西方歌唱家那種唱藝術歌曲、演歌劇的路子,而是將西洋唱法同各國民歌相結合,情感內在,又歡快熱烈。有一位聽眾朋友跟我說過,陳蓉蓉的聲音是帶香味兒的。她的音色光潔圓潤,讓人聯想到一種芳香,給人一種美感,很難用語言來形容這種美感。她用歌聲帶著聽眾和她一起徜徉在音樂之中,那時候每次演出,她都是最受歡迎的一個,總能獲得滿堂彩。

    音樂中的愛本身就很博大,是人類內心世界最美好的一面。陳蓉蓉就是一個懷有大愛的女人,她特別能跟朋友、學生打成一片,談笑風生。包括跟家門口擺攤的小販,到了下班時間,看到人家還在那擺攤,她就趕緊過去買點兒什么,不需要的東西她也會買,好讓人家早些回家。她永遠保持風度,讓人覺得平易近人,看到她就感覺到一種美好。

    我常常想念她。記得我們一起坐公交車時,她喜歡坐在我身后一排,把手放在我后脖子上,風池穴,因為后脖子容易著涼。朋友都知道她的外號叫“貓”,我就說:“這大貓爪子真暖和!”人與人體溫的傳遞,本身也是愛的傳遞?,F在有時候我洗完臉,用毛巾擦完臉,就把毛巾打開擱到后脖子上,毛巾的溫度就讓我回憶起她把手放在我后脖子上的感覺。人類最怕的不是疼痛,而是孤獨。失去愛人就是最大的孤獨。因為你的伴兒沒了,幾十年的伴侶沒有了,夜里醒來身旁是空的,扭頭看到她的照片,就想起很多她生前的事情。這種想念,一方面是痛苦的,另一方面也是甜蜜的。(圖片由受訪者提供)

    漂亮女教师被强制侵犯

      <form id="dphtl"><form id="dphtl"><nobr id="dphtl"></nobr></form></form>

      <form id="dphtl"></form>

      <address id="dphtl"></address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