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form id="dphtl"><form id="dphtl"><nobr id="dphtl"></nobr></form></form>

    <form id="dphtl"></form>

    <address id="dphtl"></address>

    X
    熱門關注
    所在位置:首頁 > 廉韻清風 > 歷史文化 > 正文

    司馬光的聚餐會約

    《耆英勝會圖》局部

    北宋元豐五年(1082),宰相富弼退休后閑居洛陽,好友文彥博時任洛陽留守。一次,富弼向文彥博提議,由二人牽頭,組織一些年齡相仿、資歷相當、性情相投、口碑良好的老朋友,仿唐代白居易“香山九老會”形式,置酒相樂,定期聚餐。文彥博非常贊成富弼的提議,一拍即合。于是,他們組織當時居住于洛陽的部分已經退休或即將退休的老朋友,按年齡為序,輪流做東,謂之“洛陽耆英會”。

    聚會確定了“老而賢者”十二人。這十二人中,官位最顯為富弼和文彥博,均出任過宰相。年齡最大為富弼,七十九歲。其次是文彥博,七十七歲。時任端明殿學士兼翰林侍讀學士的司馬光年齡最小,“年僅”六十四歲,按要求是不能進入這支隊伍的,但因他聲望高、學問好、人緣不錯,又正好在洛陽居住,被“強拉入伙”,成為“耆英會”中的老幺。

    盡管只是幾位老朋友的小聚,但大家畢竟都是當朝曾經叱咤風云、指點江山的人物,無規矩不成方圓,凡事不能草草。經過合議,決定由任過皇帝秘書的大筆桿子司馬光執筆,撰寫《洛陽耆英會序》,以紀其事。司馬光又撰《會約》,給聚會定規矩、作約束?!稌s》一共八條,篇幅不長,原收于《司馬氏源流集略》一書,現據鄧廣銘先生的《宋史十講》全文轉引如下:

    一、序齒不序官;二、為具務簡素;三、朝夕食不過五味,菜果脯醢之類,共不過二十器;四、酒巡無算,深淺自斟,主人不勸,客亦不辭;五、逐巡無下酒時,作菜羹不禁;六、召客共用一簡,客注可否于字下,不別作簡;七、會日早赴,不待速;八、右有違約者,每事罰一巨觥。

    《會約》逐條的大致意思是:

    聚餐中只論年齡長幼,不論職務高低,沒有官場俗套,大家都輕松;聚餐時,要求餐具簡樸,不得金碗銀筷講排場;主人請客時,每頓主菜不得超過五種,或許就是早期的“四菜一湯”。至于佐酒的果脯、肉醬之類的小碟,總數不得超過二十碟,類似于今天餐桌上的冷盤,看似多,但品種極普通,非難尋珍饈,量亦很少;座次按年齡排,酒壺按順序遞,倒多倒少、飲多飲少自便,東道主不得強行勸酒,賓客也無須勉強自己,量大盡興,量少隨意;酒倘未喝完,桌上菜肴卻已一掃而光,此時可補充一些菜湯;節約紙張,簡化程序,輪到誰請客,東道主只用一張通知單,下列諸客的字,如文彥博只寫寬夫,司馬光只寫君實。派人逐家傳遞,客人是否能出席,只需在字下簽注即可;聚餐之日,客人要按時出席,不等不催;上述規定,誰若違反,如遲到、答應來而不來、主菜超過“四菜一湯”等,無論主賓,違反一條,即罰酒一大杯。

    有了這么一則《會約》,人們在請客的過程中,均按“約”辦理,減少了身不由己的鋪張,杜絕了競奢斗富的攀比,避免了不必要的浪費,主人沒有壓力和負擔,客人也絕無輕視和鄙薄,優游自如。

    《會約》把餐具的標準、菜肴的數量、請帖的呈送都規定得詳詳細細,節約到連請帖都不準多發,一次聚會一張請帖通用,可謂節儉至極。司馬光做官多年,待遇豐厚,卻始終惡衣菲食,“食不敢常有肉,衣不敢純有帛”,一直保持著簡樸的生活習慣。當時,他居住洛陽,正埋頭創作《資治通鑒》,前后整整十四年,由于住宅低矮破敗,夏天酷暑難當,只好在房子下挖一個地下室,穴居期間,寒磣而又另類,被人譏笑為“穴處者”。

    《會約》體現了司馬光的節儉美德,對“豪華相尚、儉陋相訾”的北宋官場的奢靡之風,是一種自覺抵制。(晏建懷)

    漂亮女教师被强制侵犯

      <form id="dphtl"><form id="dphtl"><nobr id="dphtl"></nobr></form></form>

      <form id="dphtl"></form>

      <address id="dphtl"></address>